人民日报“上海女孩的逃亡”:农村,说你爱你太沉重
时间:2019-03-13 17:12:47 来源:乐清门户网 作者:匿名
人不仅是天地之间的独立个体,也是嵌入社会网络的节点。人类命运的变化既需要个人意义的向上流动,也需要社会层面的整体提升。 这个春节,一位上海女孩引发了广泛的社会讨论。这个女孩在农历新年期间去了她男朋友在江西的家乡,但是把男朋友的晚餐送到了网上。她不仅坚决与男友分手,而且晚上还回到了上海。虽然对这一事件仍有疑虑,但在春节团聚期间,当人们回家一百个回合时,他们立刻引发了无数人的情绪紧张。 城乡之间的差距,婚姻与家庭的关系,阶级凝固与社会流动的争论,“孔雀女”和“凤凰男”的标签......一时间,各种讨论反映了复杂的多样的价值图。这个女孩的晚餐照片确实没有考虑,但她也尊重她的私人伴侣的权利。她不应该因为同情农村人而受到个人攻击。只有一张食物表,“凤凰人”的标签就是故事的主人公。这也是一个令人不寒而栗的理论。可以说故事中的女主角有自己的隐藏感受。他们的命运就像是时代的泡沫。舆论不应该消耗个人的困难,而应该关注泡沫所反映的深层问题。 事实上,这种纠缠在于他们已经接受了对方在城市中的独立存在,却无法容忍对方在农村的家庭出身。这就像《红与黑》的女主角。当她把尤连视为一个特立独行的个体时,她感受到一种“伟大而勇敢”的浪漫情怀;但是一旦她认为自己甚至是木匠的儿子,立即为自己的情绪付出代价是可耻的。这实际上反映了农村大学生向上流动的两个方面:他们通过高考确实实现了个人命运的变化,但即便如此,他们也无法改变他们的乡村血统。换句话说,农村大学生在改变个人命运后需要完成社会认同和社会关系的重建。后者是一项更重的任务。 一些哲学家说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对于农村大学生来说,这种高度简洁的抽象定义体现在一个残酷的现实中。尽管他们通过自己的努力离开了贫穷的乡村,但他们已经实现了个人的命运,但童年的成长记忆仍然存在于农村的社会关系中。这些持续和不合理关系的网络有时会融入心中的温暖和浪漫的乡愁中,但更多时候,它们以反馈家庭并使桑树受益的个体的形式侵入生活。这就像流行网络《一个农村儿媳眼中的乡村图景》的文章,农村大学生“虽然他们受到奴隶奴隶和儿童奴隶的压力,但他总觉得回归原来的家庭是一种不可推卸的责任。”他们只是去城市做出贡献,继续在雾化生存中取得个人成功,并通过个人努力继续养活农村家庭,但他们无法重建城市中的身份和社会存在。春节期间回到家乡正是乡村出身与社会关系的重新确认,女孩一夜之间的离去也是对这种社会关系的拒绝。因此,这不仅是城乡差距的问题,也是阶级凝固的问题,而是农村大学生如何在向上迁移后重建社会认同。 “我已经战斗了18年,现在我终于可以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了”,但经过这样一个悲惨的故事,如果“我”的父亲仍然面对农村的黄土,“我”的亲戚仍然离开家园。进入城市工作,“我”是否真的在完全意义上实现了命运的改变?我担心带有彩色眼镜的“凤凰男人”标签仍然会以家庭出身和社会关系的名义充满歧视和蔑视。埋葬了个人。 着名作家刘振云在小说《一地鸡毛》中深入描绘了农村大学生的城市生活。当农村的社会关系继续侵入现实生活时,主人公在屈服于良知和现实的双重压力下屈服,而家庭生活就像小说的名字一样,就像鸡毛一样。这一事件再一次提醒人们,人是个人的,也是社会的;他们是天地之间的独立个体,也是社交网络中的一个节点。因此,人类命运的变化既需要个人意义的向上流动,也需要社会层面的整体提升。也就是说,当人们对班级凝固感到担忧,不断呼吁开放社会流动时,也应该努力建立一个更加公平合理的利益分配机制,提高整体福祉。社会各界。不要让农民这么穷。否则,少数向上流动的农村大学生将继续在成长阶层的差距中饱受身份之痛的痛苦,并继续生活在“不能归还的家乡,城市那不可能”的困惑中输入“。身份在哪里丢失。 无论如何,春节期间的用尽总是与节日气氛不相容,总让人感到难过。既然不可能让一个人承担时代的负担,既然改善社会福祉的过程缓慢,这个社会能否更加友好?在群体和群体之间,阶级和阶级之间,城市和村庄之间,即使差距仍在扩大,“原谅别人的宽恕”会更友好吗?这样,痛苦的刀刃就不会那么尖锐,也不会刺痛那些遭受无知的农村大学生。一个惊人的伤疤。手机访问上海本地宝藏之家

http://web.bjguangpan.com.cn 中华网